比例不对, 不给前进哦︿ ̄︶ ̄︿

    “京剧脸谱啊。”郑童钰因为想要组建一个剧团, 虽然只是话剧,但是也对种花家的传统戏剧产生了兴趣, 从小就在研究的。

    简心抽抽嘴角,“郑童钰, 你逗我呢?就那种线条歪来歪去, 色彩难看无比,整个妆容都没有任何美感的东西你告诉我是京剧脸谱?摆脱了, 不要侮辱了京剧脸谱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真的,”郑童钰急了,“你仔细看就可以看出来了, 就像是一个三岁小孩子画出来的, 但是再难看,它还是京剧脸谱啊。”

    “嘶,”简心下意识瞟了一眼尸体的方向, 虽然已经被警方盖起来了,什么都看不到,“你这么一说, 我也觉得那个种花字就像是三岁小孩子写的,太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对吧, ”得到简心赞同的郑童钰别提有多开心了, “我就说我是不会看错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 ”霍奇轻轻地咳了两声,“简,你们在说的什么,我们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“忘了,”两种语言切换无压力的简心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被郑童钰,用的不是英语,“就是说,尸体脸上的妆容应该是种花家的一种戏剧,京剧脸谱,改造过来的。对于种花人来说,太拙劣了,比较像是三岁孩子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三岁孩子可不会杀人,”霍奇看着简心,“你还有想起别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简心摇摇头,“没有了,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我们住宿的酒店吧,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公事问完了,霍奇的态度就变了,他看着简心目光更加柔和起来。一开始那个精英的fb的形象,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简心正想答应下来,然后就看到了旁边郑童钰那可怜兮兮的眼神,“可是,童钰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起吧。”霍奇朝着郑童钰点点头,“我们很忙,都没有回去酒店,你们就住在我的房间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郑童钰拼命点头,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在住在了这里了,那具尸体把她吓得够呛的。“我出钱,让剧团的人也过去,男的和男的,女的和女的,大家挤一挤,我就住简心隔壁就好了。”看来,这一次公演好不容易赚来的钱就要这么花出去了,算了算了,反正钱就是用来花的。

    郑童钰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,但是还是阻挡不了荷包被捅了一刀带来的心痛啊。

    霍奇看着简心,把酒店房间钥匙给她,“那好,我和瑞德还要看一看现场,你就先走,然后在酒店里面待着,不要乱跑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简心乖巧点头,“你去工作吧,我等你回来。对了,不要忘记到了时间就要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然后,霍奇和乔他们交代了一下,就带着瑞德四处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问完了话,剧团的人也都没有什么嫌疑,就让他们先走了。简心和大家一起去酒店,在人数上来说,还是比较安全。可能是霍奇的fb的身份,让饱受惊吓的剧团有了一种安全感,每个人都巴不得赶紧赶到他们住的酒店。

    郑童钰还以为要说服大家有点苦难,毕竟谁也不知道出去了会不会就遇到那个凶手,但是没有想到大家还挺积极的。嗯嗯,果然是我这个团长领导有方呢!

    简心看了郑童钰一眼,她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好懂了,身为青梅,还是不要打击她的自信心了吧。所有人都只是害怕那个有尸体的旅馆而已,跟她这个团长,关系还真的不大。

    bau的人还在努力地追捕那个凶手,霍奇根本就没有空回来酒店休息。所以,简心还是只能一个人睡,她坐在大床上的时候,突然觉得有点寂寞啊。

    之前知道霍奇要出差,离自己也挺远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没有那么明显。但是现在他明明离自己挺近的,却还是要这样子一个人睡,就有一点点寂寞了啊。唉,好想他赶紧回来啊。

    才这么想着的简心就听到了门铃想起来的声音,难道是艾伦回来了?她一下子就跳下床,开心地跑到了门前,正想要开门的时候,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收回了放在门上的锁链上的手,而是透过猫眼往外看,是一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男人,还推着一个推车。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”简心没有开门,而是隔着门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酒店的服务员。您的先生订了酒店服务,请您让我进去,或者是出来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先生?”

    “,您就是霍奇夫人,没有错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晚上不吃东西的,你拿回去吧。”简心完全没有要开门的意思,“至于费用还是先算上,等待后面结账的时候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”那个服务员有点迟疑,“这个样子好吗?要不您还是开门吧,不然我的工作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不要吃你是听不懂吗?”简心突然厉声大喊,“拿走!你想要害我发胖是不是?小心我到你们经理那里投诉你!拿回去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拿回去。”服务员就像是被吓了一跳,只好把推车推走了。

    简心看到服务员把车推走了,才转过身用手机给郑童钰发简讯,让她和其他人千万锁好了门不好出来。

    郑童钰就住在隔壁,她本来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还想要出来的。但是收到了简心的短讯就马上缩回去了,也要求其他人绝对不能够出门。自从当年露营事件以后,她的这位简大小姐对于危险简直就是跟明灯一样,虽然偶有错误,但是不能不听啊。命,总是比较重要的。

    简心注意到郑童钰和隔壁的那些房间都没有打开,才放心了一点,然后马上打电话给霍奇。他根本就不会在晚上的时候给自己叫东西吃,尤其是酒店的东西,她自己就是厨师,所以对外面的食物要求有点高,心情不对或者时间不对,都是不会吃的。所以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是她的戒心太强,而是因为这个世界太危险了!

    霍奇还以为简心是睡不着想自己了,还特意避开了bau的人,然后在听到了简心的话的时候,眉头都挤到了一起。“我的确没有叫酒店服务,可能有问题,我马上带人过去,你不要出来,等我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就匆匆的走进会议室,要求bau和nypd的一半人手跟自己去酒店那边。他们之前已经找到了死者的所有共同点,那就是他们都是种花家的人,并且都是身材匀称的人,尤其是和种花家的相关传统文化有关的人。

    之前的旅馆的死者小云就是,正好,简心还是她的替代者,也许,那个服务员就是和凶手有关的人。

    霍奇开车非常凶猛,坐在副驾驶座的摩根都有点惊讶了,不过想一想就能够理解了。这个时候,谁又会不着急呢?

    霍奇的手顿了一下,板着脸说:“没有,我和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谈了恋爱的男人,总是不一样的。”吉迪恩严肃着一张脸,说着玩笑的话。“好吧,我在车库看到你们两个人了。”他还以为那位简小姐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让霍奇“屈服”,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他们两个人亲亲密密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好了,先试一个月。”霍奇有点不自在,明明他并不是什么害羞的人。

    吉迪恩看了他一眼,意味深长地说:“一个月以后,她一定还在。”

    霍奇没有说话,但是他也在心里怀疑自己,他现在已经开始对简退让了,一个月后,真的还可以坚持吗?

    午饭时间,大家都在说要不要出去外面吃,毕竟今天没有紧急的案子,他们可以稍微轻松一点。但是霍奇看了手机的简讯,就让大家不用出去了,在办公室里等着,很快就会有午饭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点心小姐?”加西亚两眼冒光,“是不是点心小.姐要给我们送午饭?”

    霍奇点点头,“是的,她说她做了一些食物,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摩根吹了一声口哨,“看来,我们是因为某个人才有这样的口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某个人?”瑞德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摩根把手搭在他的身上,坏坏的笑着,“kd,你不要继续说某个人了,万一他生气了,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瑞德傻傻地点头,“哦。”

    霍奇假装没有听到摩根的调.笑,他要走下楼去接简心上来。办公室的人不少,她拿的东西应该挺多的。

    简心在停车场停了车,正有点发愁要怎么把这么两大袋子的东西拿上去的时候,就看到了朝自己走来的霍奇。她下了车,三步并作两步走,扑到了霍奇的怀里,“你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霍奇被吓了一跳,好不容易把人给接住了,他皱着眉说:“跑这么快,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,我知道你会接住我的。”简心笑得甜甜的,连声音也是甜甜的,“我好想你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