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例不对, 不给前进哦︿ ̄︶ ̄︿  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, 既然要去纽约,最少也要两天左右,所以东西还是要收拾一下的。而且, 晚上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也要好好归整一下才行,顺便打电话告诉安娜,放假几天,让她在门口贴个告示。这么一想, 事情还不少呢,大懒人简心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简心, 你起来了吗?”大早上的,简心的手机就响了, 摸起来一按下去, 就听到了某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简心以为自己睡过头了,然后看了一下时间, 要疯了, “你的脑子没有坑吧, 现在才几点啊?”

    “唔,五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五点,你也知道五点。”简心要气死了,坐了起来, 气得只拍床, “郑通宇, 你知道不知道,五点是人类的睡眠时间,这个时间把别人吵醒,是非常不道德的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郑通宇被下了一跳,“额,难道我们今天不是要去纽约吗?”

    “去纽约有必要这么早吗!”简心拒绝承认自己有起床气,她只是不喜欢被吵醒而已,是的,不喜欢被吵醒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收拾一下,吃的早餐,然后再打车去机场,也差不多了啊。”郑通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一副受了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简心真的是彻底败退了,“你们兄妹俩真是我的天敌,知道了知道了,我现在就起床,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简心恨恨地按掉了手机,没有听见,你就站着吧!想是这么想,但是她还是爬了起来,快速地换了衣服,下楼给某个傻大个开门。

    郑通宇等啊等啊的,终于等到门开了,“哟,简心,早上好啊。额,早上不好?”看着开门的女人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,他有点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,不然你就给我一直等着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郑通宇非常听话,同手同脚地走进了房子。不管几岁,面对着青梅的时候,还是觉得心虚气短。为啥,明明她就那么一小点,自己长得又高又壮的,不懂啊。

    咳咳,大概是郑家兄妹还小的时候,都还是熊孩子的时候,被简心训斥过后的心理阴影吧。谁让她虽然看起来小,但是心理年龄成熟呢。

    简心真的是无奈了,“你就在这里坐着看电视,我还没有洗脸呢。”最后一句话,简直就是从牙齿缝中间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郑通宇拿着遥控器,非常乖巧地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其态度之乖巧,堪比幼儿园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简心赶紧上楼,刷牙洗脸,做了最基本的护肤以后,把昨晚收拾好的背包拿到了一楼,放在了沙发上。“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郑通宇笑得谄媚,“那个,能多做一份吗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简心转身就进了厨房,因为大早上的早起,她也没有什么心情,就随便煮了点饺子。然后打开冰箱的时候发现还有些剩下的面包片,就做了几个三明治。

    郑通宇早就在一旁虎视眈眈了,一看到早餐做好了就麻溜地坐在餐桌面前等。当然,他非常乖巧地把餐具都给摆放好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去盛,想吃多少盛多少。”简心看了郑通宇一眼,真的是要败了。正两兄妹,一个像哈士奇,一个像萨摩耶,都是让人操心的主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郑通宇拿了碗,屁颠屁颠地去厨房盛了。哈哈哈,他要好多好多饺子,不要汤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团长,真的会有人来吗?这都几点了?”女一号急得团团转,早知道女三号这么小心眼,她就忍一忍不和她吵架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女二号没有说话,但是时不时看过来的眼神也表明了她的态度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在唐人街里找一个人吧。”男一号着急了,“虽然可能差了一点,但是最少不会开天窗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不是找过了吗。”郑童钰皱着眉,“要么就是不符合条件,要么就是说话一股美国腔调。我们是要演给唐人街的大家看的,一定要正宗的种花语才行。放心吧,我哥刚才打电话过来了,说他们已经到了纽约,他会把人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话,郑童钰就看到了她家哥哥那个标志性的大个子了。她跑上前去,“哥,简心,你们终于赶到了,我还以为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来不及,你哥五点就在我家门口了,怎么会来不及。”说到这个,简心还是一肚子气,不能睡饱,简直是对她最大的折磨。不然的话,她的店何必那么晚才开门?

    郑童钰当然是知道简心的习惯的,顿时就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她哥了,牛掰啊,居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兄妹间的心灵感应,郑通宇居然看懂了郑童钰的眼神,挠挠头,然后说:“额,那个,我是来出差的,我先走了啊,哈哈哈。”原地还留着他的笑声呢,人已经跑出了三里远,影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童钰啊,你哥的公司,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炒掉他?”简心对于郑通宇的智商感到了担忧。

    郑童钰摇摇头,“不知道耶,好像还挺器重他的?”

    简心顿时就对郑通宇的公司肃然起敬,真的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啊,佩服佩服。科科,辣鸡公司,吃枣药丸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快来,和我的团员们认识一下,排练排练。”郑童钰拉着简心就往剧团里面走,“台词很少的,你大多时候只要在台上待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慢点,”简心真的无奈,“我人都来了,又不会跑掉,你急个什么呀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时间紧急啊,快快快。”如果郑童钰不是考虑到简心的腿的话,早就一路狂奔了。

    然后,简心就看到了传说中的改编版本的白蛇传的剧本的时候,只觉得一阵的无语啊。什么时候白蛇的性别变成了男的,许仙还成了女的?小青还和法海谈起了恋爱,真的是......太带感了,哈哈,不愧是她简心的青梅,脑洞很可以嘛,一点都不落俗套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郑童钰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很可以啊,”简心点点头,“好了,我先背一下台词,然后和大家一起排练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简大小姐,”郑童钰终于松了口气,“终于不会开天窗了。”她还是很相信自家青梅的,别的不说,背东西那是非常溜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是团长,应该很忙,先去忙吧,我背好了台词就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简心拿着台词本,犹豫了一下,然后就把手机拿出来,给霍奇发了一个简讯。看着手里的老人机,叹了口气,唉,什么时候智能机才会上市呢?好怀念手机功能无数,快比得上电脑了。

    “霍奇,怎么了?”吉迪恩看到霍奇拿出了手机,就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霍奇看完简讯把手机收了起来,“简说她在纽约唐人街,和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简的名字?”摩根凑了过来,“难道,是霍奇夫人过来送点心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了点心?”艾尔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j.j和瑞德,大家全都看了过来,眼中的光芒都是一样一样的,那就是,传说中的吃货的眼神。嗯,虽然这个时候还没有吃货这个词语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霍奇无奈地变成大家目光的焦点,“她是来给朋友帮忙的,不是来给我送点心的。”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简是不可能随便一个人出远门的,她能够自己待在家里待到天荒地老。天荒地老这个词,还是她教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一听到没有点心,每个人都萎靡了,感觉连抓unsub都没有动力了。

    吉迪恩咳了一声,每个人都变了样子,一副精英的样子,绝对的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。

    简心可不知道自己的一封简讯把整个bau的画风都给弄歪了,她正在和剧团的人一起排练呢。很快就到了公演的时候,她就是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,是的,没错,屁股后面。女一号,女二号,还有男一号,充当着背景板。大多数的台词都是重复的,只有在高..部分的时候,才会有那么几段比较长的台词。她总觉得自己是女n号,不是女三号,谁家女三号话那么少的。

    台下面坐着的人大多都是种花家的人,只有那么几个头发的颜色是不太一样的。不过看也知道他们应该是种花家的后代,因为这个话剧是全部都用种花语,一句英语都没有,不会种花语,还真的听不懂。

    虽然说是白蛇传改编,但是大家的表演可以算得上是可圈可点了。郑童钰感动得眼泪汪汪的,她的话剧生涯要就此展开了,就像简心说的,说不定她很快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了呢!

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简心也就把那颗从到了纽约就一直提着的心给放了下来。看来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。哈哈,果然,就算这里是一个高危的世界,也不可能就会出那么多问题啊。